沈链之

编辑:内秀网互动百科 时间:2020-05-28 22:35:46
编辑 锁定
本词条缺少名片图,补充相关内容使词条更完整,还能快速升级,赶紧来编辑吧!
沈练之先生,他是我们北师大的老校友,早年留学法国,是我国研究法国史的开拓者。
中文名
沈链之
国    籍
中国
民    族
性    别
¥#89#224沈练之ShenLianzhi浙江1904男文科1928.10.011933.05.05
由于我对法国史很感兴趣,所以对沈先生心仪已久,只可惜无缘识荆,难以得到他的指教。
直到1978年,因到杭州开会,才有幸见到沈先生。那时,他已年逾古稀。那年秋天,我去上海参加筹建法国史研究会的预备会议,第二次见到了先生。作为国内法国史研究的开路人,又是的发起者之一,沈先生理应主持会议、并主持制定即将成立的法国史研究会的宗旨、会章等事宜。但是,沈先生却十分谦虚,表示自己年事已高,筹建研究会的事情就不参与了,而且向会议举荐北大的张芝联教授担任研究会会长的职务,自己就做一些培养青年教师和研究生的事。当时给我的深刻印象是,沈先生不仅是慈眉善目、年高德劭的忠厚长者,而且是专注学术、心无旁骛、淡薄名利、关心下一代的老一辈学者。后来经历的与沈老相关的二三事,更加深了我的这些印象。
1979年,沈老来京开会,顺路到我校看他的公子(在数学系任教)。在我去拜见他时,沈老十分关心地问起我的学业,正在研究什么课题,谆谆告诫我要扎扎实实做学问,要十分专注,非常自然地流露出慈祥长者对晚辈的关怀与期望。而那只是沈老与我的第一次真正交谈,此前我们并没有单独谈过话。
1984年,我带着几名研究生去杭州,一方面向杭州大学历史系法国史研究室的老师们请教,一方面查阅资料。因沈老已年届八旬,当时本不敢奢望几名小徒得到他的指点。我只是到沈老府上去拜谒一次,尽一尽晚辈敬慕之礼。谁知到沈老问明我们此行的目的之后,竟慨然应诺与小徒会面谈一谈,使我喜出望外。随后,我便带领小徒来到沈府。沈老精神矍铄,和蔼地听取了几名小徒关于毕业论文的设想,而后便侃侃而谈。一谈起法国史,沈老便如数家珍,塔列朗的政治主张、勒费弗尔的史学思想、大革命中的限价运动,所论无不析理精微,见解深邃。在说到沈老在法国的业师马迪厄关于恐怖年代物价与社会运动的论述时,老先生更是逸性遄飞,很是兴奋。我在一旁聆听,深感沈老学识博雅精深,闻之受益匪浅,更感老先生对年轻人的关切与爱护之深。
这次在杭州期间,应挚友楼均信教授之邀,我班门弄斧,为杭大历史系同学讲了一次课。不料沈老竟亲自来到教室,说是对我来讲课表示感谢。看到沈老已八十高龄,对后生晚辈还如此谦恭多礼,不辞劳累,亲至课堂,实在令我感佩不已。不知怎么,我竟羡慕起在沈老门下的那些杭大历史系的同行来了。
只叹无缘,与沈老相聚的机会过少,清音常睽,实为人生憾事。今沈老已然作古,但沈老精神永存,他永远值得我们怀念和学习。
暨南大学素有深厚悠久的国学传统,早在1927年即成立了由黄凌霜先生任系主任的历史社会学系,谭其骧等成为首批学生。一批著史的史学家如何炳松、周谷城、周予同、陈守实、谭其骧、沈练之、丁山、胡厚宣、陈序经、朱杰勤、陈乐素、金应熙等先后任教暨南。该校的史学研究除了继续开展东南亚史与华侨史研究外,宋元明清史、中外关系史、民族史、港澳史与宗教史研究等领域又成为国内史学研究的强项。
抗战时期,福建的文化出版事业盛况空前,各类抗日救亡刊物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对推动福建抗日救亡运动起了重要的舆论宣传和号角鼓动作用,也留下了丰富的抗战文化遗产。 《改进》由永安进步文化的重要阵地——改进出版社出版的一份涉及政治、经济、社会、科学、教育、文艺诸方面的高层次的综合性刊物。1939年4月1日创刊,先后由著名的左翼作家黎烈文、爱国民主人士沈练之任主编,左翼作家董秋芳、共产党员杨昌辉等人参与编辑工作。它本着“对抗战和建国两重工作都能有些许贡献”的目的,为配合长期抗战,发表了许多知名学者、作家如金钟华、沈练之、邵荃麟、巴金、千家驹、胡愈之、朱自清、王西彦、马寅初、林语堂等人的作品,特别是世界人民反法西斯斗争的译作。其中有不少作品介绍和评述了当时政治、军事局势,为长期抗战提供了参考。《改进》以其丰富的内容而深受读者喜爱,成为抗战时期畅销东南各省和西南大后方的读物。
词条标签:
行业人物 人物